第一章雨中启程

我姓余,笙字辈,家里便给我取谐音生字,名为余生。

因为小时候的熏陶,我小时候家里有很多古玩,都是我爷爷收集来的,他这人非常喜欢这东西,我大学便脑子一热,读了陶瓷专业,毕业后没了去处,在朋友的劝说下,和堂兄一起开了一间店,卖古玩佛像的生意,我的专业其实很少派上用场,于是我开始学习古玩的一些鉴别方法,通过各种途径找有价值的古玩,时间一久,我暗里也开始收土货。

我和堂兄都是一个古董商人,也可以叫奇货商,因为我们经常去一些山里、有可能会有宝贝的地方找古物。

2007年8月末,云南省一处市开始强降雨,我刚从外省回来,前几个月,发生了地震,而我那时正在带着伙计到山沟沟收古董,便不知道这件事。

当时我二爷爷不知道从哪听说了云南发生地震的事,打电话过来问我,我正跟村里跟老大爷砍价,连个屁的余震都感受不到,回去时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,那几天天气实在是干燥,我堂兄余侍遥不知怎么地溜到了海南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声感动了上天,八月末,部分地区开始了强降雨,刚开始我光着膀子在雨里庆祝,后来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,甚至有要出现洪水的征兆,这种程度,都可以到外面去洗澡了。

我就是在这样的天气中,想起了一件事,在此之前,我在兰州的发小跟我说过的黄河里的事,这种天气,雨后,在河边,淘古董能淘到好货的几率比平时高上几番。

于是,我联系了我的发小,没想到他也正要联系我,兰州刚下过雨,现在晴了,我马上让伙计帮我买票去兰州,准备也像堂兄余侍遥那样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但店不能关,我刚从山里淘来一堆铁噶哒,能眼瞎一个算一个,伙计得留下来看店,他也有点苦恼。

“老板,我这都不能休假,你们放屁去了还不让伙计点灯啊!”

“谁放屁去了?”我提醒说我是去做生意的,只靠那堆铁噶哒,我怕下顿锅都要揭不开了。

我从玉溪到兰州,当时兰州并不像说的那样晴了,还在下着细雨,不过很小,我就没管,提着行李到了发小家里。

刚到时我有点头晕,我这人坐不了长途,可能有点低血糖,我一个人忍不下去后便找了个墙角靠着,头晕得厉害。

我在兰州并不止认识一个,相反,这里属于我的第二故乡,我的二爷爷就住在兰州,我爷爷死后,我便回兰州过年,我的发小有两个人,都是一个村里玩大的,一个叫田辰溪,一个叫林尚天。

我到林尚天家时,他正在门口抽烟,见我来了,忙帮我拿行李,进门后,我才发现里面地上有一堆鱼鳞,好家伙,看来今天有口福了!

“先休息,一会我跟你说这件事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同时也很困,在沙发上睡醒后,他已经上了满满一桌的菜。

扒拉了几口后,我正想感慨,林尚天突然说:“本来我就想通知你和田辰溪,但他有事,正巧你来了,也可以去看看了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我问。

他的脸在灯光下笑了一下,不得不说,挺猥琐的。

“有货,说不定,还有个斗(行里说的古墓)!”

我一下吃紧,嗓子就被呛到了,咳了好一会才缓过来,田辰溪这人是我们三人中最早入的这行,什么时候开始带人下斗我已经记不清了,不过他现在在行里也算有点名气,比我们好多了。

“你是说,我们找点人倒斗?”

他往阴影里退了下,他家的灯光不是很亮,这一下,我便看不清他的表情,不过我知道,他这是在诱惑我上他的贼船。

“不干不干。”我伸出双手,:“我是好公民。”

他凑了过来,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我几秒,然后坐回原来的姿势,缓缓到:“你要是洗手了,我不信林!”

我心里顿时一只草泥马飘过去,心说你知道个屁,他突然起身,我连忙做出防守的姿势,难道他听到了?

“等一下。”他转去自己的收藏间,在里面拿出了一个用帕子包住的东西,并没有开灯,说明这东西他放在一个他很熟悉的地方,闭眼也能拿到,我也开始好奇起来。

我们三人中,只有林尚天有着悲惨的童年,他的爷爷,就是专业倒斗的,在他爷爷三十岁时,倒斗的事暴露,被抓了起来,那时候就是直接枪毙,他爸也因为这件事在村子里活得很卑微,到他这一代依旧如此,我入这一行也与他和田辰溪有些关系。

“给。”他把那东西递给我。

我随手接过去,发现他脸上有一丝心痛,心想难不成这是他传家宝?

等我接过去,用手一触摸,我就发现了不对,他用来包裹的这种丝巾,入手是一种凉爽,并且透性很好,这种一般用来保存一些手工制品的,我断言,里面的东西,不会太差。

我小心地把这东西展开,露出了里面的……黑葫芦。

灯光不行,林尚天找了台灯给我照亮,一照,我才发现,这并不是葫芦,而是一个黑色的塔!反复研究,这又像是这是一个香壶,通体黑亮,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,没有感觉到是什么材质的,我以为是玉,但是它的色泽并不透,我把它拿在手中,左右细摸,感觉都要摸坏了,触感是有的,而且很舒适,但我却说不上来,这塔一共五层,下三层比较大,中间一层往里缩了,所以我第一反应以为这是个葫芦。

仔细观察,每一层都有不同的雕刻,但我不太看不懂,古代塔最初是供奉佛像、德高望重和尚的尸体的建筑,也有放舍利的,还有的塔意为镇妖。

不过这塔我可以肯定,确实是件古物,哪怕是仿品,那也是古代的仿品!

“说说,斗的事?”我伸手,露出凝重的表情,他一看我就明白这是好东西,连忙接过去,一句话也不说,回了房间先把东西放好,这次放的比较久,我心说不知道他要藏几道工序。

等他回来,他马上回餐桌前坐好,我现在连吃饭的事情都放下了,等着他说。

“这东西,我是在一个老头那里买来的。”

据他回忆,是前几天的事,那段时间雨刚有点停了趋势,家里的存粮不够,林尚天便去了馆子,这家饭馆旁边靠着河流,岸上长了很多树,树包围着,行成了一条马路,经常有人在这马路上摆摊,这里偏僻,背靠河流,有树乘凉,还有吃饭的地方,很多人便在这里卖一些古玩。”

“这里面也有很多假货,所以,我也只是去碰碰运气,吃过后,我便沿着摊子的一头逛到了另一头,溜了个弯,实在是没什么好货,我只得走回来,这时,我就看见了一个老头子。”

“他倚着树,靠着,时不时打量每一个路人,我记得,这个老头刚刚并没有站在这里,也就是说,他是在我走过去时来的,并且看他的样子,像是在等什么。”

我笑了他一下,说他一个老头都注意那么久,是不是口味变了,是不是要当那老头的客人?他看着我,似乎并不以为意,接着说。

“我当时也只是觉得这老头奇怪,可能是在等什么重要的人,等我走得近了,我才发现问题。”

“什么问题?”我问,“难道这老头真的是拉客的?”

林尚天说:“这老头下身是一件布裤,已经破裂到露出整个小腿,但他的上身,却穿着一件黑色的冲锋衣,这款式绝对是最近才上架的,而且最重要的是,我当时走过他旁边,看到他这件冲锋衣上面,有几个凌乱的小孔,这种小孔呈一种爆裂状,但却并没有向周围裂开……”

“你是说,是被枪打的?”我立马想到了这个可能。

《末代奇货商》换源阅读
  • 如果不显示,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
  • 或点击此链接https://m.qxxllw.com尝试搜索